Unix宗教,造轮子,冷战与有限元

先这么起个题目吧,等到我想到了恰当的题目再更改。

之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惯性思维方式,觉得国家就要从头做起,程序就要从头写起,初三的时候听过挑战杯觉得十分有趣准备大学参加,当时想到时候我设计飞机再找个懂电子的帮我做飞行控制。

但结果是,居然在从CAD画图开始,做结构模拟,流体分析,有限元分析,加工设计,做完之后再做控制分析,控制分析以后自己给自己写飞控(因为我的想法和现有的玩具稳定度飞控差距太大),自己给自己写完飞控以后再自己给自己写一个图形控制台。

然后我盖上电脑盖子,望着明月光,发出一声口头禅式的嚎叫:劳资是学理论物理的啊!

这让我不禁想起共和国初创之时一穷二白,大漠孤烟直,核弹比日圆,石油矿井炼钢起的景象。

更加一样的是还有一个造轮子的毛病,从我高一开始接触各种FEA/FVM求解器,可我大学的一个设计居然一点力学分析都没做,为什么呢?

当时因为我觉得用(盗版)的效率不高的,操作繁杂的商用软件对hacker精神是一个耻辱,自己如果做成CPU计算亦然。于是我跑去撒欢学了GPU计算,有限元,发现要做好看的图形话要学OpenGL,于是我又跑去。。最大的结果是大二上多门考试及格线。。。。。等到我学到了Cocoa OpenGL three.js PhysX还有苹果坑爹的游戏引擎来做控制模拟,我发现我居然还没有写一行控制程序或者推一个控制模型,学了那么久CUDA,FEA/CFD发现还是没有时间写CUDA.FEA这个github上的烂尾项目。类似的例子还包括我无数的烂尾项目。

本来,受个人英雄主义和早期计算机大牛的影响,陷入一种盲目造轮子的自我感动中也难免。虽然事实上有些东西用起来实在拙略。但毕竟属于码农或者工业文明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经落幕,就算你真的前后台通吃,数学/算法基础踏实,相对于码农的主流物理基础好的一塌糊涂,可你还是没有办法一个人完成所有的事情。然而本身码农届是有宗教的,这个宗教就是Unix文明,在Unix文明的号召下我们放着PS不用去用gmip慢性自杀,放着人类使用的Desktop系统不用跑去在x-windows下面自我折磨,放着VS不用跑去用eclipse。

为什么?

因为这个看起来很厉害。

前几日看赵紫阳回忆录,回忆录讲起关于改革开放之初政策制定的一些问题,赵紫阳提出应该以沿海人口密集为优势发展轻小型工业,便有人反对,说我们中华泱泱大国,堂堂的社会主义共和国,不去输出高精尖居然去给人买裤衩(翻译成古文就是:天朝物产丰富,无所不有,不需与外夷互通有无

真是自大害死人,如果都按照这尿性搞,估计和清朝也差不多了。

但基于却不同,当世的中国人是一种冷战思维,以为帝国将会以一切手段祸害我们,所以我们必须自己生产所有的东西。

其实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倒真不错,(舍友情侣分别服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和空军,但他们居然对美国1999年点了中国大使馆表示无比的不可思议),前些日子和微电子的师兄谈及中国的处理器产业,当时我的疑问在于,既然不能做工艺,那么一堆玩FPGA的,做的是硬件么?

现在我终于想通了,在现在这个时代,中国无论如何不可能在芯片产业上超越西方国家,因为intel差不多已经挖掉了所有的潜力,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在战争的时候保证飞机换上国产的arm国产的MIPS能飞。

至于超越?等量子/dna计算时代再说吧

赵紫阳会议录里提到中国当进口外国的粮食,矿产,先积累资金,再发展先进工业。等在他被软禁若干年后逐一成为现实。令人唏嘘不已。

这个不禁让我开始怀疑我曾经引以为傲的hacker精神,即,写一切。试图从语言写到应用以及芯片架构(不过早放弃了FPGA做飞控的想法)

圣教之下,人人必须vim/emacs,不用的都是low 逼。虽然我现在用了一阵子Atom/sublime text之后发现还是vim好用,不过早过了那个会自己给vim写gdb插件的中二期。同样的也开始渐渐的学会放弃一些不必要的轮子,比如非要自己写网格生成+FEA等中二想法。然后你会发现框架总是学不完的,学会了django还有tornado ,学完了node还有unity。虽然这样对于快速积累大量的知识有很大帮助但是你会发现Github上面最后只有一大片半吊子项目。

还是人的精力有限。总得集中做一点点有用的事情。贴在Github上面,代代相传,星火不息(如果我找的到女朋友的话)。

最后顺便说一下,由于近来连日失眠,自己的小云平台得缓缓咯。顺便准备加入Julia支持。

最近意识到两个问题,第一是Github和blog上面需要一些完整的东西,并且是英文的,会很有用。

再有是在自己的想法与众不同的时候,经济独立是最好的武器(比如我的新飞机想用油电混合和钛合金骨架)

“Unix宗教,造轮子,冷战与有限元”的4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